谩天谩地网谩天谩地网

爆红的2元退烧药,远救不了东北制药|制剂|新华制药|以岭药业|药品_订阅


图片来源@视觉中国

文 | 金角财经,爆红作者 | 角爷

退烧药一药难求,元东北南京、退烧北京、药远业药阅珠海等地宣布退烧药拆零销售,制药制剂制药“20片退烧药仅售2元”的新华东北制药彻底火了。

逆行的岭药不仅是药价。昨日A股医药板块纷纷退潮,品订以岭药业放量跌停,爆红新华制药冲高回落,元东北唯有东北制药封住涨停,退烧股价创下阶段新高。药远业药阅

毫无疑问,制药制剂制药在舆论加持之下,新华东北制药已经成为“良心药企”的岭药代名词,这一天恐怕连东北制药自己也没想到。

因为就在市场一片赞誉之时,东北制药才刚刚领到一张高达1.33亿元的巨额罚单,而处罚的理由是“利用垄断地位高价销售”。

“垄断高价”与“2元20片退烧药”形成巨大反差,东北制药身上的故事,远比舆论中的形象更加复杂。

东北制药往事

一药难求的退烧药主要有两种:布洛芬、对乙酰氨基酚(扑热息痛)。

上述提及的2元20片的退烧药,是东北制药生产的对乙酰氨基酚片(扑热息痛)。12月16日,辽宁方大集团东北制药回应,该价格已经维持了多年。

这样的包装和价格,勾起了许多东北人儿时的回忆,“从小时候到现在,基本没有涨过价”,而在几十年前,对乙酰氨基酚的名字还是音译的“扑热息痛”,这也引发了网上关于“低价神药”消失的讨论。

资料显示,东北制药前身为东北制药总厂,始建于1946年。曾援建全国19省市52家医药企业,向外输送干部1300多人,被誉为中国民族制药工业的摇篮。

1993年,东北制药通过股份制改造,合并入沈阳第一制药厂等,1996年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,是昔日风光无限的中国老药厂“四大家族”之一。

东北制药的主营业务为生产和销售化学原料药品及制剂药品、经营医药产品批发及零售、生物制剂的生产与销售。

公司主要产品有维生素C原料药、左卡尼汀、吡拉西坦、磷霉素系列等,其中左卡尼汀原料药是东北制药的强势产品之一,也是维生素C全球三大主流供应商之一。

从商业模式来看,东北制药以原料药为核心,处于整个产业链的最底层,行业议价地位不高,盈利能力一般。

从产品竞争力来看,除了市占率达到70%的磷霉素钠之外,东北制药的其他核心产品并无绝对优势,行业进入壁垒较低,生产厂商众多。

这也导致东北制药多年来业绩不振,营业收入除2018年增长31.5%外,其余各年增长均不算亮眼,2018年至2021年营收复合增长率仅2.9%


净利润同样惨不忍睹,过去两年已经不足亿元,以归母净利润/营业收入,东北制药去年的净利润只有1.2%


因此,在很长一段时间内,东北制药都被市场质疑“吃老本”,而且还是越吃越薄。

此番退烧药低价走红,大概率东北制药自己也没有想到,对乙酰氨基酚本身就不是核心产品,也没有涨价的动机。

不过话说回来,就算是有运气的成分,“多年未涨”的价格,在如今一药难求哄抬药价的乱象面前,才显出东北制药的体面。

巨额罚款下的困局

人心很复杂,其实企业也很复杂。

在退烧药上的“良心”,也阻挡不了东北制药因“垄断高价”被罚。


东北制药12月13日发布公告,收到了来自辽宁省市场监督管理局下发的《行政处罚告知书》。

辽宁省市场监督管理局认为:公司于2018年11月至2019年6月期间滥用在中国左卡尼汀原料药市场的支配地位,实施了以不公平的高价销售左卡尼汀原料药行为,违反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》(以下简称《反垄断法》),构成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以不公平的高价销售商品行为。根据修改前的《反垄断法》以及《行政处罚法》规定,辽宁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对公司从轻处罚,拟对公司处2018年度中国境内销售额百分之二的罚款,共计13300.44万元

如前文所述,左卡尼汀正是东北制药的主要产品之一,这个药还有个女性朋友比较熟悉的名字“左旋肉毒碱”,是深受欢迎的减肥药,也是用来治疗尿毒症的常用药物。

此次罚款明显是个陈年旧案,2018年国内生产药用左卡尼汀的只有东北制药一家,而这个天价罚款背后还涉及东北制药改制的历史大戏

为了改善业绩,2018年7月,作为沈阳地区唯一一家混改的国企,东北制药引入方大系。2021年6月20日,东北制药发布公告,方大钢铁成为东北制药的第一大股东,国资正式退出东北制药。

至此,东北制药成为方大系旗下控股公司,除了东北制药外,方大系还控股方大炭素、方大特钢、中兴商业、海航控股4家上市公司。

方大系的实控人方威,曾任职辽宁省人民检察院检察监督员、辽宁省教育基金会理事会理事、全国人大代表,2016年因拉票贿选而被罢免全国人大代表。

如今江湖人称“方老板”,传闻方大系企业标配是“全员涨薪50%和现金墙发年终奖”。方大系入主东北制药后,也采取了类似的激励方案。

除了提高员工待遇福利,在2018年的年报中,东北制药已经喊出“实现产品效益最大化”,而做法就是对左卡等产品实行分级销售策略,因客因需来制定产品价格。


在此激励下,东北制药的业绩确实有了短暂的改观,当年营收同比上涨31.54%;归母净利润1.95亿元,同比上涨64.04%。

但是,过度激励也带来了风险。2018年11月,有自称为左卡尼汀注射液生产厂家人员在网络上发布公开举报信,称东北制药是目前国内左卡尼汀原料药唯一生产厂家,进行恶意市场垄断。

如今回看,此次天价处罚也基本确认了举报信的真实性。面对1.33亿元的天价罚款,东北制药只能自吞苦果,今年前三季度净利润也不过1.28亿。

2019年,东北制药还想故技重施,实施股权激励,但也未能扭转业绩颓势,最终没能实现150亿的营收目标。实际上,除了2018年业绩短暂改善外,此后几年东北制药的业绩几乎是一路下滑。

此外,这些年东北制药还发生了多起员工纠纷以及高管频繁变动,内部动荡不安也难以支撑顺利转型。

继续闯关

舆论可以帮助东北制药股价短暂上涨,但是无法解决长远的发展问题。

方大系接手至今,似乎也没有找到破解之道,“现金墙激励”也引发了极大的争议。

以2018年“全员涨薪50%”为例,只是带来短暂的业绩改善,却增加了3亿左右的人工支出。而2019年前10月,东北制药员工福利支出超过1亿元。

与之形成对比的是,东北制药每年的研发投入也不过才1亿出头,为了避免影响利润水平,甚至还把其中一半资金去做资本化投入。

而从后期员工纠纷高管离职的动荡来看,企业营收利润不增长,最终也无法维持员工的福利待遇。

说到底,方大系并没有解决东北制药的病根:原料药利润低,研发药没有竞争力。

今年9月,东北制药召开第九届董事会第十次会议,决定以自有资金出资 5 亿元投资设立全资子公司东北制药(上海)生物科技有限公司,加速推进与美国 MedAbome公司协议引进的ADC药物和CAR-T细胞治疗技术合作项目落地。

据说为了解决资金问题,东北制药还处置了两套位于北京西城区的房产,套现了2000万的资金。

但是,ADC及CAR-T等生物创新药所需要的资金投入大、研发周期长且风险高,对于技术方面的人才及平台要求都更高,2000万显然只能算是车水杯薪,5亿元也算不上多。

对于风雨飘摇七十多载的东北制药来说,今后的转型之路依然充满坎坷,2元退烧药走红,还远远无法拯救自己于水火之中。

参考资料:

  • 1. 市值风云《20片退烧药只卖2元,“良心”药企连续涨停,本月却因垄断被罚1.3亿:东北制药,天使还是魔鬼?》
  • 2. 环球老虎财经《“两元”退烧药,如何“捧红”东北制药?》
  • 3.每日财报《老牌药企东北制药所面临的不止巨额罚款》
  • 4. 财经网《东北制药:广招“良才”却难掩转型困局》

赞(1319)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>谩天谩地网 » 爆红的2元退烧药,远救不了东北制药|制剂|新华制药|以岭药业|药品_订阅